蔚蓝之塔(上)

2016-05-20 15:18:56 作者:admin 来源: 浏览次数:0 网友评论 0

文/夏虫不语
 
楔子
梦貘,食以噩梦,创造世界。
 
【一】
阴暗潮湿的小巷深处,海洛从摞叠得很高的箱子上跳下,将刀刃抵在少女的脖颈处,低声在她耳边说道:“嘘,别出声,我不会伤害你。”
少女默默点头,海洛一边警惕地看着四周,一边低声问:“告诉我这是什么地方,前方的高塔是什么建筑,为什么那么多人往那个方向去?”
少女露出诧异的表情,似乎是没想到少年竟会如此无知,但还是回答了他的问题:“这里是蔚蓝之城,前方的高塔是铃奥大帝居住的蔚蓝之塔,想要求见铃奥大帝的人每天都会将那里围得水泄不通。”
蔚蓝之城……海洛仰头看了看暗淡无光的天空,真是个不相符的名字。
少女试探着后退一步:“如果没什么事的话,我是不是可以走了?”
“等一下!”海洛犹豫了一下,“你……知道梦貘吗?”
少女的脸上露出茫然的神色:“从来没听说过,那是什么?”
“既然不知道那就算了,你走吧。” 
少女立刻松了一口气,转身飞快地跑走了。海洛看着她的背影,面无表情的脸上有着与年龄不符的成熟。反手将短刀入鞘,海洛抬头看了一眼灰沉沉的天,决定离开这里,去别处试试运气。就在这时,一道迅疾的风声传来,海洛立刻后退想要闪避,可是竟然没有躲掉,整个人被扑面而来的黑暗瞬间掩埋了。
 
不知过了多久,少女轻柔的呼唤声在海洛耳边响起:“喂,醒一醒,醒一醒。”
喘息声由弱变强的同时,海洛猛然睁开了眼,入眼的是一片粉红色的床帏。
海洛转头望向站在一旁的少女,她手中端着药碗,口中絮絮叨叨:“你终于醒了。幸好我回去看了一眼,不然可就糟糕了!我还以为你生了病,可是医生说你是被人偷袭了……哦,对了,我叫奥绫,你呢?”
“谢谢你救我,我叫海洛。”海洛坐起来,晃了晃有些发沉的头,“你有没有看见是谁打晕了我?”
奥绫摇摇头,叹了口气:“你一定是从联邦来的吧?帝国的子民没有不知道蔚蓝之塔的,下次可不要随便逮住人就问啦。不过你放心,我是不会告诉其他人的!”奥绫狡猾地眨了眨眼睛。她的面上有点婴儿肥,虽然穿的是一条朴素的花裙子,却很俏皮可爱。
看着对他这个陌生人一点都不害怕的奥绫,海洛愣愣地想:真是个神经大条的女孩子啊。
 
【二】
海洛其实既不属于帝国,也不属于联邦,他根本就不属于这个世界。
从小海洛就深受噩梦的侵扰,久困不眠让他精力衰竭,虚弱得无法行走,本该充满活力的年纪却形销骨立,他的父亲——年事已高的侯爵——耗费了大量的财力寻找治疗他的方法。
亚眠就是这时候来到庄园的。
这位曾经服侍过帝王的炼金术士身穿黑色燕尾服,戴着单边镶金的镜框,绅士般地坐在海洛身旁,对侯爵说出了他的诊断结果:这个可怜的少年被人下了噩梦缠身的诅咒,梦貘也被吸引而来。
侯爵不太明白他的话:“梦貘是什么?”
“那是一种以噩梦为食的妖怪。梦貘会将做了太多噩梦的人当作自己的寄生者,并不断地啃食寄生者的梦,直到寄生者再也无法承受梦馍的力量,衰竭而死。”
侯爵皱起眉:“海洛是我唯一的继承人,请您想想办法治愈他。”
亚眠笑道:“如果您能够答应我的要求,我将非常乐意帮助您的儿子恢复健康。”
传闻里,这位炼金术士拥有无尽的生命,时间在他身上从未发挥过功效,他的容颜始终停留在三十岁左右的模样。
“说出你的要求吧。”侯爵叹了一口气。他寿数无多,海洛是他唯一的牵挂。
亚眠的棕色眼眸中闪过一丝玩味:“我只要你剩余寿数当中的五年。作为回报,在治愈海洛以后,我将用这五年来尽力辅佐他管辖领地,直到他能够独立为止。”
花了整整一个月才熬好的药,被亚眠亲自喂海洛喝了下去。
“梦貘的力量来自它吃过的梦境,要打败它只有一个办法,那就是进入梦貘创造的世界,亲手杀死它。亲爱的海洛,我将赐予你健康的身躯,蓬勃的力量,还有一把能够破除幻境的武器,在梦里,只有你才能挽救自己。”
 
【三】
“你所说的那种怪物,我翻找了很多本传记也没有找到相关的记载,如果梦貘真的存在的话,想必在行吟诗里有,可惜那些诗都没有纸本记载。”奥绫说完,看见海洛失落的模样,有些懊恼。忽然,她眼睛一亮:“我们可以去见铃奥大帝啊!”
海洛扬起头,奥绫继续说:“铃奥大帝拥有强大的魔力,只要你能见到他,他就会实现你的一切愿望!”
海洛注意到少女眼中狂热的光芒:“他实现过你的愿望吗?”
“……没有。”奥绫的声调低了下去,像弥补似的解释道,“那是因为我过得很幸福,所以没什么需要实现的愿望……”
每天有那么多人去求见他,就算他真的有那种魔力,想必也不愿意耗费魔力满足所有人的愿望吧。
听了奥绫的话,海洛低下了头,遮掩住了脸上的表情:这里是梦貘创造的世界,一切自然是梦貘说了算,而那种逆天的能力,应该也只有梦貘才有。
“蔚蓝之塔建在海中的小岛上,小岛与陆地之间只有一条路相连,那里不但住着铃奥大帝,还存放着全帝国的机密文件,防卫森严,那些想要求见铃奥大帝的人,其实只能与蔚蓝之塔隔海相望,因为没有铃奥大帝的允许,任何人都无法进入,所以想要见到铃奥大帝确实很不容易。”
“我一定会想办法见到铃奥大帝的。”海洛握紧手中的短刀,刀柄上的蓝宝石散发出柔和的光芒,亚眠已经在宝石上封入了特殊的魔法阵,有了它,就能够破除一切幻境,“因为我有竭尽全力要去实现的心愿,所以无论如何,我都要见到他。”
他不过是想睡个没有梦魇的好觉而已。
“所谓心愿,就是人类无法达成的事情啊!”奥绫轻声道,“据说见过铃奥大帝真面目的人都没有再回来……”
“我不怕,我必须试一试。”海洛站起身,准备出门。
“不行,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去冒险!”奥绫快步上前,拦住莽撞的少年,“其实去蔚蓝之塔的路不止一条,我可以带你去。不过,我有一个条件。”
海洛惊讶地睁大眼睛。
奥绫沉沉地呼出一口气,一直挂在脸上的天真笑容不见了:“既然你是从联邦而来,我想你应该不会背叛我……”
海洛一言不发,等待她继续说下去。
“铃奥帝国与海岚联邦的战争已经持续多年,三年前,海岚联邦的兰卡斯特上将提出建议,通过水路打通一条通向蔚蓝之塔的海底秘道,元帅同意了此事。可是就在隧道即将完工的时候,兰卡斯特上将却遭到了政敌的陷害,将他的驻留地点告诉了铃奥大帝,兰卡斯特上将及他带领的所有官兵全军覆没。”
奥绫抿了抿嘴唇,脸色苍白,却铿锵有力地说:“我父亲就是兰卡斯特上校,我来这里,是为了寻找机会进入蔚蓝之塔,找出那封告密信,查出陷害父亲的元凶,为他报仇!”
 
【四】
经过长途跋涉,奥绫带着海洛来到了一片人迹罕至的海滩,从这里只能遥遥望见蔚蓝之塔隐没在云层之上的塔尖。
“你要做好心理准备,这条隧道并不完整,而且已经被遗弃了很久,里面的情形一定很糟糕。”奥绫表情严肃地冲海洛挥了挥手,示意跟她走。
尽管深埋于海底的隧道中存在着足以让人呼吸的空气,但泥泞肮脏的海水灌入靴子时,深度竟然漫过了膝盖,而且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浑浊的涩腥味。
身边一直仆从环绕的海洛,哪里到过环境这么恶劣的地方。他抬眼看了看奥绫,见她若无其事地从污水中蹚过,不禁攥紧了握着火把的手:明明决定要靠自己的力量战胜梦貘的,怎么可以连一个女孩也不如。
想到这里,他捂住口鼻,坚定地继续朝前走去。
走入隧道深处,空气中的涩腥味仿佛变成了黏腻并且有形的实体,会顺着皮肤钻入血液。
“海洛?”奥绫的声音从前方传来,回声在狭小的空间中反弹回荡。隧道内光线不足,凭借着火把的光亮,海洛已经看不见奥绫了,他只能大喊一声:“来了。”
不知道走了多久,也许是因为隧道很长,也许是因为隧道拐弯的地方很多,也许是靴子里湿腻的海水让脚步变得蹒跚。总之,渐渐地,海洛落在了后面,怎么都追不上奥绫的步伐。
为什么她能走得那么快?
海洛感觉自己的腿就像灌了铅一样,每迈出一步似乎都要用上全部力气,上下眼皮跟打架似的,好困……一定是这里的空气太稀薄了……眼前的景物渐渐模糊……海洛想要开口喊住奥绫,却发现自己发不出任何声音。
难以阻挡的睡意袭来,海洛缓缓地滑倒,半个身子浸在海水里,倚靠着长满湿泞苔藓的墙壁睡着了。
 
【五】
蔷薇花期又到了,每到夏天,数以万计的蔷薇花就会竞相开放,像淑女们手中的丝帕,香气袭人。
海洛怔怔地看着手指上的伤口,染血的蔷薇花被扔在地上,少女的脸上满是担忧,她把丝帕在海洛的手上绕了好几圈,扎了一个完美的蝴蝶结:“这样就好了,别再那么不小心了,蔷薇虽然好看,但茎上的刺可很厉害呢。”
说完,她拉着海洛的手朝山顶跑去,那儿屹立着一座高耸入云的塔。
“那是哪儿?”海洛气喘吁吁地问。
“你在说什么?”少女回过头来,笑嘻嘻地回答,“那不是我们的家吗?蔚蓝之塔啊!走,我们进去。”
“不!我不能剧烈运动!我不能跑步——”虽然这么说着,但海洛脚下的步伐却从踉跄渐渐变得矫健起来。他的脑海中一片空白,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可以站起来的?他怎么会独自一人出门,仆从呢?管家呢?他冥思苦想,但他根本想不起来他是何时被父亲送到这里的,也不记得眼前的少女究竟是谁。
这里一切都叫海洛如堕梦中。每当他有了什么主意的时候,少女都会亲昵地挽着他的胳膊说:“无论你做出什么决定,我永远都支持你。”
少女告诉他:她的名字是奥绫。铃奥大帝为了治好他孱弱的身体,让他喝下了珍贵的魔法药水,所以他获得了新生,也因此被洗涤了心灵,这也是他为什么会忘记某些事情的原因。但同时,铃奥大帝要求他留在这里,直到想起所有的事情,完全恢复再离开。
只要能治好病,他什么都愿意做,所以海洛非常相信奥绫的话,安心地住了下来。
 
就这样,一年的时光很快过去,海洛的脸上渐渐有了帅气的轮廓,深邃的眼珠如同湛蓝色的海洋。他和奥绫也从陌生到熟悉,从熟悉到亲昵。不过,铃奥大帝始终没有出现。
一天,奥绫去花园采摘鲜花,海洛去往图书室。在路上,他被走廊尽头一扇华丽但陈旧的大门所吸引,他想了想推开门走了进去。蔚蓝之塔很大,有许多他没来得及探索的地方。
看得出,房间闲置了许久,海洛好奇地审视着四周的装饰,视线不经意间落在了床头,那里摆放着一款古朴老旧的狭长盒子,盒子上的灰尘却并不是太多。
他刚拾起盒子,奥绫就匆匆忙忙地推门闯了进来,她快步走到海洛身旁,神色不定:“海洛,你怎么在这里?这上面都是灰尘,快把它交给我吧,我来收拾。”她一边勉强地笑着,一边伸出手想要把盒子接过去。
海洛注意到奥绫的脸色有些苍白:“你的脸色看上去可不怎么好,快去休息吧,待会儿我让仆人给你熬一碗甜汤。”海洛将盒子递给奥绫,不小心碰到了盒子上的开关,只听到一声轻微的脆响,盒子开了——
一柄短刀“啪嗒”掉在了厚实的羊毛地毯上。
像是被什么力量驱使了一般,海洛毫不迟疑地捡起了短刀,握在手里的感觉居然十分熟悉,短刀的手柄处镶嵌着一颗璀璨的宝石,十分好看。
奥绫的脸上浮现出一股难以言喻的痛楚。
 
当天晚上,海洛一动不动地坐在床边,他已经凝视窗外的夜空许久了。
奥绫不动声色地走到窗边,拉上厚重的天鹅绒窗帘:“别看了,夜空有什么好看的呢,早点休息吧。”
 “为什么天上的繁星总在闪烁?”
自从发现那把短刀后,以往从不曾注意到的一些细节就开始在海洛的脑海里盘旋,比如蔷薇为什么总是在盛开?蝉鸣虫语的夏日怎么好像一直过不完?每天夜晚月亮怎么恰好都悬在同样的位置?
正常来说,一切似乎不应该是这样的……
奥绫在海洛身边轻轻坐下:“海洛,这里不好吗?”
海洛的脑海里一片混乱,各种影像碎片似的一股脑儿涌来。他揉着太阳穴,感觉自己整个人被剥离得七零八落。
“这一切都不是真的……我为什么会在这里?”不知道过了多久,那些碎片终于组合完整,海洛也渐渐清醒了,疑惑却认真地问道:“奥绫,你不是来帝国报仇的吗?我们怎么会一起住在蔚蓝之塔?”
床头的相框撕开一道道裂纹,天花板也开始一片片掉落,整座蔚蓝之塔仿佛都在颤抖。海洛紧紧地盯着奥绫,他需要听到她的解释。
奥绫愧疚地看着海洛,哽咽道:“海洛,别走好不好?我只是想有个人可以永远留在这里陪陪我而已。”
“你在说什么?”海洛困惑地看着她。他不是应该在海底隧道里吗?难道在这里的生活全都是假的?
终于,海洛想起了那个关键词:梦貘。
这一定是梦貘搞的鬼!
“难道你在这里过得不开心吗?为什么你还是要离开?”奥绫捂着脸痛哭起来。
“你从一开始就知道这是假的,对吗?”海洛边说边摇头,像是想否定自己的问题。
一切都是那么真实,这不可能是假的。可是为什么?为什么他心里有个声音再说这是假的呢?为什么他的整个灵魂都在尖叫着要离开这里呢?
奥绫的声音有些颤抖:“对不起,是我太自私,只想让你永远沉睡在梦里,可惜我忘记了,梦迟早是要醒的。如果在蔚蓝之塔生活的快乐时光不足以换你留下,请你不必顾虑,我尊重你的一切选择,因为这一切仅仅是你的一个梦。”
“梦?我要怎么从这个梦里出去?”海洛似乎明白了什么,但又似乎什么都没有明白。
奥绫哀伤地注视着海洛,艰难却坚定地说出了烙印在海洛心上一辈子的话——
“杀了我,你就可以从梦境中出去了。”
 
下期预告:奥绫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?为什么只有杀掉她,海洛才能从梦境中出去呢?难道梦中的奥绫并不是真正的奥绫?一切谜底都将在下期揭晓!

相关文章

[错误报告] [推荐] [收藏] [打印] [关闭] [返回顶部]

  • 验证码:

最新图片文章

最新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