悲伤的力量

2013-08-01 14:52:34 作者:admin 来源: 浏览次数:0 网友评论 0


真正的勇士,不是永远不流泪的人。
  而是流着泪也要向前奔跑的人。
  『一』
  “耶!”
  “太好啦!”
  贝塔斯曼城堡里的小精灵们发出了欢呼声,他们是精灵小学今年的优秀毕业生。作为奖励,学校选出了七个最优秀的小精灵,并将他们送到人类世界一个月,用来训练使用精灵药水的技能。
  校长微笑着给每个小精灵发放精灵药水,“孩子们,现在发给你们的这些精灵药水,可以用来调节人类小孩的情绪。当然了,药水对情绪的改变并不能起主导作用,只是调节而已。你们的任务是用你们的药水,做有益于他们的事,让这些孩子获得真正的成长。”
  转眼间,他手中的七支药水瓶已经都发放出去。
  千百年来,贝塔斯曼城堡的小精灵们都承担着帮助人类小孩成长的任务。每个小精灵们都期盼着这一天——用自己的药水,去调节别人的心情,从而进一步改变他们的情绪,行为,甚至未来……这是多么奇妙的事啊!
  像瑞茜,拿到的是“原谅”药水,如果两个同学因为小事争吵,只需要在这两个人心里各洒一滴药水,就能让他们和好如初了。
  “唉……”
  娜莉莎叹口气,看着前面六个欢呼雀跃的身影,再看看自己手里的精灵药水,她怎么也高兴不起来:为什么别的小精灵拿的都是类似“原谅”、“遗忘”、“信心”、“同情”、“感谢”这样一看就知道很有用的药水,而唯独自己……拿到的却是“悲伤”药水呢?
  悲伤。想也知道,这样的负面情绪,别说本该快乐成长的人类小孩不想要,连刚刚从精灵小学毕业的娜莉莎自己,都恨不得永远不要和这个词沾边儿,谁不想一直快乐下去呢!
  “娜莉莎!你怎么这么慢?快点,不然就赶不上去人类世界的精灵飞车啦!”莎雅高声喊道,还扬着自己手中的药水瓶。娜莉莎看到上面写着“快乐”的字眼,心里的郁闷又增加了几分。

  『二』
  此时正值人类世界草长莺飞的三月,校长带着小精灵们来到了一所人类的小学。小精灵们四处张望着,东摸摸西看看,“啊你看他们吃的东西,那个白色的一粒一粒的是什么?”校长耐心地解答:“那是米饭,是人类非常重要的食物。”
  “这块黑黑的板子上可以写字!好神奇!”
  “呀,原来人类的小孩子上学也是有作业的!”终于找到和自己相似的地方,瑞茜高兴地叫起来。
  虽然生活习惯和生活用品都有很大的不同,但很快小精灵们就发现,这些人类小孩本质上和自己没什么不同,上学,交朋友,下课一起玩儿,有作业有考试,考得不好回家可能会被家长骂。
  校长看他们适应得差不多了,便决定让他们自己去练习使用精灵药水的技能,他捋捋自胡须,笑眯眯地说道:“这几天你们大概也发现了,人类的情绪和心态会和你们的药水产生共鸣,比如,当一个小孩子觉得快乐时,莎雅的药水瓶就会震动。”
  “啊对了!”里德想起来昨天的事插嘴道,“很多小孩子都有不止一种情绪和心态,昨天那个考了一百分被老师表扬的小男孩儿,笑起来时我的‘信心’药水、莎雅的‘快乐’药水都震动了呢!”
  “嗯,是的。”校长点点头,“你们所拿着的精灵药水相互结合后发挥出的力量最大。还有,千万记住:不顾实际情况而滥用某种精灵药水,想单纯靠药水改变孩子的情绪或心态,可能会导致药水失效哦。”
  说完,校长便坐上了回贝塔斯曼城堡的精灵列车。
  关于“悲伤”药水,娜莉莎曾悄悄地找过校长,希望他能给自己换一种药水,可校长拒绝了,“娜莉莎,你拿的也是很有用的精灵药水!你以后就会明白的!”
  会明白吗?
  娜莉莎坐在操场旁静静地发着呆,直到听到“哎呦”一声才回过神来,是一个正在跳皮筋小女孩不小心摔倒了,操场上有不少石头,她的膝盖磕破了,爱漂亮的小女孩看见自己流血了忍不住哇地哭了起来。
  娜莉莎手中的“悲伤”药水瓶,轻微地震动了起来,她皱了皱眉:她……不开心呢,可是自己却什么也做不了。

  『三』
  其他的小精灵听到了小女孩的哭泣声,赶忙从不远处赶过来,莎雅看着小女孩,将瓶子里的“快乐”药水洒了一点进入她的心,但是娜莉莎的瓶子还在轻轻地震动,约瑟夫看了看和小女孩一起玩的伙伴,手中的“同情”药水瓶也有轻微震动,他想了想,将“同情”药水洒入了她们心里。
  “你没事吧?”一个人把纸巾递给她,让她擦干眼泪。
  “来,我扶你起来。”另一个人伸出白皙的手,在阳光下闪闪发亮。
  “走吧,送你去医务室看看。”
  娜莉莎的“悲伤”瓶子停止了震动。
  小女孩笑了起来,她在同学们的帮助之下,一步步地往医务室走去。而此时,“快乐”药水瓶、“同情”药水瓶和卓娜的“感激”药水瓶都剧烈地震动起来,莎雅和约瑟夫击掌庆祝,“原来单纯给她洒快乐药水并不能让她真的觉得快乐,要有朋友们的关怀才能让她快乐,难怪校长说精灵药水相互结合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力量呢。”
  他们说着说着就跑远了,根据其他孩子的心情洒起了药水。精灵药水是会自动再生的,所以小精灵们从来没有考虑过用量,大多数时间都是莎雅的药水用得最多最快,本来嘛,小孩子最需要的、最该有的情绪和心态,当然是快乐啊。
  眼看着莎雅他们飞远的背影,娜莉莎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药水瓶,甚至有了想将它摔个粉碎的冲动,“如果这药水对精灵也有用就好了,我就给你洒一点,让你振作起来。”娜莉莎听到声音抬起头,看到里德正晃悠着手中的“信心”瓶子,咧着嘴对她笑,。
  娜莉莎没心情开玩笑,“里德,没有人类小孩会需要悲伤的。我……我想回贝塔斯曼城堡了。”
  “还有半个月呢,你这么快就灰心丧气了?校长不是说了吗,你的药水瓶也是有用的。”里德见娜莉莎不回答,轻轻叹口气,“娜莉莎,你觉得贝塔斯曼城堡的天气怎么样?”
  “很好啊!”提到贝塔斯曼,她情绪稍好了些,“不像人类世界,有四季交替。贝塔斯曼常年晴朗,微风和煦,不会太热也不会太冷,除了……三年一次的大暴雨。”
  里德点点头,“我们家族,是贝塔斯曼城堡里负责集雨的精灵家族,我觉得没有人喜欢暴雨,所以小时候我很不理解为什么要收集这三年一次的大暴雨。妈妈跟我说了很多,什么集雨才能保证未来三年的水源充足之类的,到今天我也不能完全理解。只是……”
  “只是什么?”娜莉莎也不喜欢三年一次的大暴雨,每次暴雨一下就是整整十天的时间,她只能在房子里,看着雨日夜不停地下。
  “只是我觉得,大暴雨之后的贝塔斯曼,天空好像会更加晴朗和好看呢。”还有那三年才能见到一次的绚烂彩虹,是精灵们最爱看的风景。
  娜莉莎微微偏过头,看着里德的笑容,她好像有点明白了:即使是被讨厌的大暴雨也被需要着,也有它的作用,更何况是精灵长辈们这么多年辛苦制成的“悲伤”药水呢?
  想到这里,她便也笑了起来。

  『四』
  娜莉莎给自己重新定了位:既然觉得悲伤不好,不想给孩子们洒“悲伤”药水,那就让悲伤的孩子不再悲伤好了!
  没有人的生活能完全称心如意,娜莉莎的“悲伤”药水瓶几乎每天都会因为孩子们不好的心情而引起共振,虽然孩子们难过的原因各不相同,娜莉莎只需要根据这个孩子的情况,叫来适合的精灵洒几滴精灵药水,一般就能解决问题了。
  瓶子又震动了。
  眼前这个刚从老师办公室里走出来的小男孩叫王浩,虽然他拼命忍着不哭,但眼眶还是湿了,眼泪从他脸上滑落。他嘴里嘟囔着,“我都说了没有作弊啊!都说了我不知道为什么抽屉里会有那个纸条了!为什么没人愿意相信我呢!”只听到这几句话,娜莉莎便已经大概了解了事情的始末。
  “……唔,他在考试的时候分明没有作弊,却因为不知道谁在他的抽屉里放了恶作剧纸条而被老师误会了,难怪会这么不开心呢。”娜莉莎叫来了其他小精灵,说明了前因后果,“现在……我们该怎么做呢?”
  “该怎么做?这有什么好犹豫的?”莎雅笑了笑。
  “可是……”娜莉莎依然有些犹豫,莎雅继续说道:“有什么好犹豫的,他不开心,就让他开心起来啊!”说着便拿起自己的“快乐”药水瓶,将药水洒在王浩的心田。可能是因为受了太大委屈,他比一般考试失利了的小孩更难过,于是莎雅又在他心里洒了更多的药水,娜莉莎手中的瓶子这才停止震动,“不然再洒几滴‘遗忘’药水好了,让他忘记这件不开心的事。”莎雅叫来了乔恩,果然两个人一起洒药水之后,王浩的脸上就又洋溢起了笑容,他回到教室和同桌嬉笑着玩闹起来。
  “嗯,这样就好啦!”莎雅的唇角上扬,满脸自豪。
  娜莉莎也勉强地笑笑,不知怎的,看着现在的王浩笑得那么爽朗,甚至莎雅的“快乐”药水瓶也有轻微的共振,但娜莉莎却丝毫没有感觉到他的快乐。
  她心里隐隐觉得不安:因为被误解而受到委屈,这种难过得情绪对于王浩的成长来说的确不是件好事,但是相比依靠药水让他遗忘这件事情来说,难道去和老师说清楚,或者在下一场考试中证明自己真的没有作弊……不是更好的方法吗?
  遗忘让自己不快乐的事,然后用“快乐”药水快乐起来,这真是对的吗?

  『五』
  剧烈的共振又发生了。
  娜莉莎咬了咬下唇,他看到眼前名叫叶杨的男孩子,一连好几天了,只要在叶杨的附近,她都能感觉到“悲伤”药水瓶的剧烈震动,校长曾说过的“共振”越强烈那么那个孩子心里相对应的情绪也就越强烈,看来他真的很悲伤。
  娜莉莎仔细看他的眼睛,忍不住有点惊讶:一个才十岁的人类小男孩,怎么会有一双这样黯淡的眼睛!
  叶杨漆黑的眼眸里,不是只有简单的悲伤,甚至有着浓烈的痛苦和绝望,他不过是个普普通通的学生,学习成绩和体育都在中等偏上,非常有画画天赋,曾经得过不少奖。因为他不是很调皮,看起来比较稳重,所以深得老师的喜欢,并且朋友也不少……娜莉莎没办法像平常一样判断出他到底是为什么而悲伤。更何况,这悲伤的程度太强,也让她不敢随便下结论,本来她还想和里德莎雅他们一起商量,但前几天王浩的事还一直萦绕在她心头,她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,却又说不出来。
  看着叶杨的眼睛,娜莉莎觉得自己都有点难过了。
  总之,娜莉莎暗下决心,她一定要找出叶杨不开心的原因,在这之前,还是不要让莎雅他们知道比较好。
  “娜莉莎!你去哪儿了?吃饭的时间你都不在,害得我们到处找你!还得消耗灵力帮你保存食物!”莎雅看到终于回到精灵驻地的娜莉莎,不满地嘟起嘴,人类世界不比贝塔斯曼城堡,能够提供给精灵食物的时间非常有限,一般只有一小时,时间刚好定在小学放学之后,一到指定时间,精灵餐车会从贝塔斯曼城堡传送过来,为小精灵们提供食物。而今天,当小精灵们像往常一样欢天喜地地准备开饭时,才发现娜莉莎不见了。瑞茜和里德找了很多地方都没找到娜莉莎,他们只好让乔恩帮她多留了一点精灵食物等她回来再让她吃,可是精灵食物在人类世界很难保存,离开了精灵餐车,就必须靠精灵的灵力来帮忙维持,所以其他六个小精灵轮流输灵力保存着食物,直到娜莉莎回到驻地。
  知道自己给大家添了很多麻烦,娜莉莎一个劲儿地道歉:“对不起对不起,今天放学有拔河比赛,我去看了会儿,就忘了吃饭的时间了,真抱歉。”
  因为贝塔斯曼城堡里从来没有举行过拔河比赛,所以难免觉得新鲜,之前其他小精灵也都说想去看看。莎雅听娜莉莎这么说,便撇撇嘴,没再说什么。
  待娜莉莎吃完,其他小精灵都散去,里德走了过来,“今天我去拔河比赛场地找过你,你根本不在那儿。说吧,你到底干嘛去了?”
  娜莉莎知道他是真的关心自己,又想起今天跟踪叶杨回去看到的那一幕,忍不住觉得鼻子一酸,“里德,我今天闻到了真正的……悲伤的味道。”


  『六』
  娜莉莎原本以为,这个年龄段的小孩都和自己一样,虽然烦恼的事情不少,但是真的说起来都不算大事,一般来说都是考试没考好,老师不喜欢自己,和同学闹矛盾等诸如此类的小事。
  可是她昨天跟在叶杨后面,发现他没有回家,而是径直去了医院,进如医院之后,娜莉莎感觉到叶杨心里的悲伤增加,因为她手中的药水瓶也震动得更加厉害。她听校长提起过,医院是记录人类出生和死亡的地方,记载了很多伤痛和死别。她一走进医院,就感受到了那种令人压抑甚至绝望的悲伤感。
  叶杨看着躺在病床上一直昏迷的爸爸,眼眶不自觉地红了,他将书包放下,坐在了爸爸的病床旁,“爸,你醒来吧,你赶紧醒来吧,好不好?”他妈妈将他抱在怀里,“傻孩子,你别这样,爸爸肯定会醒过来的,他还要看你的画,还要陪你去参加画展呢。”
  “我再也不要去画展了!”叶杨一下激动起来,边哭边往病房外跑,“我再也不要画画了,如果不是因为爸爸代替我去画展组委会送参赛作品,爸爸也不会出车祸!都怪我!我自己懒惰,却让爸爸受了这么重的伤!我再也不画画了!我再也不要画画了!”听他这么说,他妈妈显然一下手足无措起来,看着病床上昏迷的丈夫,还有眼前不断自责的儿子,眼泪大滴大滴地滑落下来。
  娜莉莎也很想哭:她终于明白了叶杨悲伤的原因,也理解了那份悲伤的重量,可是她却没有任何办法,作为在人类世界始终是隐身状态的小精灵,即使有能调节情绪和心态的药水,她仍然什么都做不了。她多么同情眼前的男孩子,她多想跟他说你别哭,你要继续画画,不然你爸爸也不会开心,你爸爸会醒来的,因为他知道你在等他!
  他才十岁,承受着这样的自责和悲伤,真可怜。
  “里德,我们能做点什么吗?”娜莉莎将这一切告诉里德,他也陷入了沉思。
  良久他也没想出什么好主意,“不然,还是告诉其他小精灵吧,大家一起想办法,说不定能想出好办法呢!”

  『七』
  叶杨在病床旁静静地发着呆。
  七个小精灵在病房里七嘴八舌地商量着——“要是能让他爸爸醒过来就好了!”“别开玩笑了,我们的药水只对小孩有用,更何况,就算对大人有用,也只能改变情绪,没法改变身体状况!”
  “医生好像在和叶杨他妈妈说些什么?”乔恩看着窗外不远处的两个身影说道,娜莉莎皱了皱眉,“我们现在在这里干等也没什么用,我出去听听看医生怎么说。”
  医生似乎说了不少,叶杨的妈妈还拿了支笔出来记着,而叶杨,看着病床上的爸爸,总觉得似乎比前几天老了很多,心里的自责和不安喷薄而出,眼泪便又流了下来。
  见他哭的这么伤心,莎雅跳了起来,“哎呀不管了!校长让我们来这里,是为了让每个孩子都健康成长,叶杨的这个情况虽然特殊,但是……只要让他快乐起来,不就好了吗!”说着她就将手里的“快乐”药水洒向了叶杨。
  “莎雅!”里德叫了一声,“别这么冲动!至少等娜莉莎回来我们一起商量商量再说!”
  莎雅手里的动作没停,“这怎么能叫冲动呢?难道你忍心看着他这么难过?和他同龄的男孩子这时候可能刚写完作业在开心地看电视呢!我不喜欢看他们悲伤的表情,我想看他的笑容!”
  里德一下愣住了,是啊,他和娜莉莎也想看到叶杨的笑容。
  莎雅见他不再反驳自己,洒精灵药水的力度瞬间增大了,只不过短短一分钟,她手中的药水就洒掉了半瓶,这时候,娜莉莎回来了,她一看莎雅的瓶子空了一大半,立刻就明白发生了什么,“莎雅,你!唉……”娜莉莎的心在往下沉:她手中的“悲伤”药水瓶停止了振动。叶杨的眼神里,确实看不到之前那浓重的悲伤,却也看不到快乐。即使是洒了那么多的“快乐”药水,他也并不快乐。
  叶杨没有笑。莎雅也觉得有些不对,毕竟大半瓶的药水都洒了过去,眼前的男孩子却还是没有笑容,她想了想,“乔恩,洒你的‘遗忘’药水给他吧,让他把不开心的事情忘掉,然后我再洒‘快乐’药水,他应该就能开心起来了。”
  “不行!!!”听到“遗忘”两个字娜莉莎心中猛的一惊,忙把乔恩推到了一边,“莎雅!你疯了吗!病床上躺着的人是和他血脉相连的爸爸!你让他遗忘?他怎么可能忘得掉呢?!”
  莎雅知道她说的有道理,便不再坚持,“那……不然洒点‘信心’给他?让他相信爸爸会醒过来?”
  里德看向娜莉莎,娜莉莎摇了摇头,“里德,你还记得贝塔斯曼三年一次的大暴雨吗?”
  虽然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说这个,可里德还是点点头,“当然记得。”娜莉莎咬住下唇,似乎下定了决心,“之所以有大暴雨,是因为我们需要它。就算它并不多么美好,并不让人向往,但是……它不可或缺。”
  “娜莉莎,你的意思是……?”其他六个小精灵一起问道。

  『八』
  来到人类世界二十多天,娜莉莎第一次打开了“悲伤”药水瓶。
  “叶杨觉得是因为因为自己偷懒,所以害他爸爸出车祸,所以他感到自责,难过和悲伤……这些情感,都是正常的。就是因为他是一个正在健康成长的小孩,他遇到这些事才会难过流泪,怎么能强迫这样的他笑呢?现在的他就算洒了‘快乐’药水,也不会真的快乐啊!”
  娜莉莎说着,将手中的“悲伤”药水洒了出去。是的,这样的悲伤,不应该被强制的“快乐”所掩盖,这份悲伤是现在的叶杨所必需的,因为这份悲伤也是因爱而生,所以他应该哭泣,应该好好宣泄一场……
  随着“悲伤”药水的洒出,叶杨心中那些之前被强行覆盖掉的悲伤,又如潮水般涌上来,喷薄而出,他眼泪大颗大颗滑落,“爸,你快醒过来吧,我不跟你抢电视了,也不挑食了……爸爸,你起来好不好?”
  娜莉莎手中的“悲伤”药水瓶,剧烈地震动着。
  看叶杨哭得厉害,他妈妈走进来安慰他,“洋洋,别哭了……你爸要是看到了,肯定不好受。医生说了,他现在情况稳定了,应该没多久就能醒来了。”
  叶杨在他妈妈的怀里哭了一阵,握紧了拳头,“妈,我不哭了!”说着擦去了泪水,“我今天的作业在学校课间时候就写完了,你说的对爸爸还想看我的画呢,我想给你和爸画幅画!”
  “傻孩子……”他妈妈听他这么说,眼眶又红了。
  叶杨小心翼翼地画着画,时不时看一眼病床上的爸爸和在一旁削苹果的妈妈,脸上有轻微的笑意:爸,等你醒来,我就给你看这幅画。
  “啊……”莎雅的叫声,把本来沉醉于这幅美好画面的精灵们都拉了回来,“怎么了莎雅?”娜莉莎问道。
  “药水瓶,共振了。”她低头,呆呆地看着正在震动的“快乐”药水瓶。
  不仅仅是莎雅的药水瓶,“信心”、“感谢”药水瓶也震动了起来。小精灵们都很惊讶,娜莉莎的“悲伤”药水瓶虽然也还在震动,但显然没有刚才那么强烈了。
  “叶杨他现在虽然悲伤,但也能感受到快乐,因为他的这份悲伤是出自对父母的爱,当他拨开悲伤的云雾看到了爱,便会对生活充满了信心,以及发自内心感谢父母的爱吧?”里德思考良久这么说着。
  这时小精灵们听到病房里传来惊呼,原来叶杨的爸爸在叶杨和他妈妈的呼唤下,终于开始转醒了!莎雅手里的“快乐”药水瓶剧烈地震动起来,小精灵们看到叶杨带着泪花的笑脸,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。
  娜莉莎想起很久以前校长说的那句话:真正的勇士,不是不流泪的人,而是流着泪,也要向前奔跑的人。
  只有经历过这样的悲伤,这个叫叶杨的人类小男孩,才会更懂得珍惜,才会更明白什么是快乐,才能真正的成长。
  是的,这个世界上,如果没有悲伤,人们又怎能感觉到幸福,快乐?如果没有泪水,又怎么会明白笑容的绚烂?如果没有失去,又怎能懂得珍惜现在拥有的一切呢?
  教会人们懂得珍惜,让人们更加快乐,让人们笑得更灿烂。
  这——
  就是悲伤的力量。
  娜莉莎轻轻笑起来。
 

关键词:悲伤力量

[错误报告] [推荐] [收藏] [打印] [关闭] [返回顶部]

  • 验证码:

最新图片文章

最新文章